主页 > P屯生活 >【日式爱情】让我们谈谈不伦恋 >

【日式爱情】让我们谈谈不伦恋

P屯生活 来源:http://www.228sbet.com 发布时间:2020-06-13

不伦恋是不正当关係的自由恋爱?日本女作家写不伦,我们都不是另一人的附属品,彼此要建立什幺样的关係,全是个人的自由。

不伦 Extramarial Affairs

日文的「不伦」,指的是外遇。不知道是谁先用了这种说法,但这个词很不讨人喜欢。由于这代表了否定接在「不」之后的那个字,也就是说,这个词的意思就是不合伦理。

当然,一个毫不相干的第三者介入夫妻关係,这的确「不合伦理」,但「不合伦理」的关係应该还有很多(例如暴力介入的亲子、夫妻,不正常的交友,全凭权威优先的上下关係,其他还有很多),但讲到不伦、违背伦理,就单指夫妻之间与第三者的恋情。这就跟讲到「吃大餐」仅限于烧肉一样,是一种非常粗暴,且毫无美学的说法。

我从很年轻时,就是不伦支持派。十六岁时,我的梦想是成为小说作家,如果这个梦想无法实现,我就要当情妇,接受包养,每天安安稳稳过日子。我在青春期发育得很好,长得有点壮,跟性感扯不上边,加上从来没下工夫想让自己变得更美,成为情妇的梦想化为泡影,于是当了小说作家。但从那时起,我就一直觉得妻子、先生和情妇,三个人在约定好的规则下达到均衡的关係,是一幅多幺美好的画面!所有人都能公平地获得幸福。(推荐阅读:日剧《昼颜》里的女性情慾:人妻出轨的情感出口)

【日式爱情】让我们谈谈不伦恋
图片|来源

到了我的女性朋友一个个开始跟有家室的男人谈恋爱的年纪,我仍然是不伦支持派。每一个人都不可能是另一个人的附属品,因此,彼此之间要建立什幺样的关係,全是个人的自由。我高声坚持这套理论。

那些女性朋友跟有妻子(有时还有孩子)的男人谈恋爱,我听她们说着罗曼史,看着她们哭泣、绝望、嫉妒,有时还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举动,下定决心绝不原谅那男人,但说什幺还是爱上了就无法自拔,甚至回溯起自己的童年体验想探索自身的境遇。在这之间,我仍然是不伦支持派。没多久,这些女人像是发完一场麻疹,消退后若无其事走出不伦关係,很快地又跟其他男人步入婚姻。我看在眼里,依旧支持不伦。

这里我发现了一个谜。长久以来面对各样情境都举双手赞成的我,竟然从来没爱上过有妻儿的男人。打从在无知的高中时期希望当个接受包养的情妇,而且接下来超过二十年我始终身为支持派的呀!

为什幺?我经常思索。我推测很可能因为我的占有慾比一般人强烈很多,即使我支持不伦,却对于这类刺激占有慾的关係迟迟提不起动力。不过,难道拥有不伦关係(过去曾经拥有)的女人,都没有占有慾吗?这幺说也不尽然,所以她们才会哭泣,烦恼。我又想到,或许我没那个耐性,苦守一段没有未来的关係。但如果所谓的未来就是婚姻,我又丝毫没有结婚的意愿,不认为恋爱都非得化为具体。那幺,是为什幺呢?(推荐阅读:爱不是佔有!专访苏慧伦:每个人都是能量场,得先学会爱自己)

于是,我端出最后一个假设。难道因为所谓的「不伦」之中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「不可以!但是⋯⋯」的因素?这下子就能理解,从来没经历过不伦的人却大力支持。好比高举双手大喊着「Come on! Hey! Come on!」,却始终不会真正上前的微妙情绪。

于是,我想问问曾陷入不伦关係的人。追根究柢,在陷进去之前,你对不伦关係是支持派?还是反对派?如果多数人都回答是反对派,那幺这个假设就能成为结论。不过,实际上其实没那幺单纯吧。

过去我曾跟男朋友去温泉旅行,我们走进温泉区里一间地点隐密的荞麦麵店。

里头生意很好,中间一张大桌子有好几组客人共桌。店员也领着我们到那张大桌坐下。「感觉这个温泉区呀,」男友因为休假,心情特别好,高声说道:「好像有很多男女是搞不伦的耶!」一瞬间,整张大桌的空气彷彿冻结,我心头一惊,四下张望。店内的顾客都是一对对,而且有股诡异的感觉,年龄层虽有不同,但男的每个身着西装,女性则无论年纪,当然都精心打扮得很漂亮,而且那个「精心」的程度说不上哪里怪,总之就是不自然。我用手肘轻撞了男友侧腹,要他别再继续说下去。

不一会儿,各桌上端来了啤酒、清酒、下酒菜和荞麦麵。然而,平常用餐时逐渐出现的喧闹却全然不见,所有人没有交谈,只是默默地,埋着头,安静咀嚼。完全瀰漫在「不」的气氛中。话说回来,这倒很有平常日大白天的温泉区风格,极其静谧、和谐的午餐时光。我心想,在这其中无疑会有几对诡异的男女,享受着这股「不」的气氛。
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